土家风情

Custom

当前位置:首 页 > 土家风情 > 土家建筑

 

房屋位置和地形地貌

 
    土家族民居建筑主要分布于僻远落后的武陵山区,复杂的地形地貌特征决定了土家族民居建筑多依山而建,且多在山脚,房屋呈带状“一”字排开,一般二三十户为一个居住单元(即生产小组),五到十个小单元构成一个聚居大单元(村落);也有许多土家人户傍水而栖,在河流边和溪沟边建设家园。这种依山而建、傍水而栖的民居建筑体制,解决了土家生存发展中的柴薪、饮水、捕鱼和狩猎等问题,推进了民族生息繁衍。
 
    由于生活在大山区,土家族民居建筑附近沟河纵横交错,丰茂的山林保持了大量地表水,从龙洞(即溶洞)里汨汨泻出,河流水源四季充足优质,不会干涸。这是土家居住环境中非常重要的方面。同时,土家族民居房屋紧靠着平坝上的田园(平坦地区被开发成水稻田),在房屋后山上,有大量开发出来的土地,种植荞麦、豆类、薯类等家作物。
 
    无论是在大寨子还是单家独户,也无论是大族还是小姓,土家人房屋四周都多植有樊蓠(野生稠密灌木树丛)或者其他荆棘(如倒角刺、阎王刺、猫爪刺等),作为阻御外人、禽畜和野兽的屏障,且一般都将菜园子包围在内。也有人在房舍周边密植蓝竹、雌竹、水竹、苦竹、金竹之类的竹林,或者在周围遍植其他风水林木的(如桂子、李子、枇杷、柑桔、核桃、柳树等),远远望去,绿意婆娑,屋树相映,既防阻风沙遮荫凉,又美化家园怡情怀。
 
    房屋的外围结构
 
    土家族民居建筑多为木质结构和土石结构。木质房屋在地表面奠基起建时,多用山上石料作底:一是以1---2米长的人工条石衬底作为外墙木板的“壁板基”。石匠们将自然山石加工成长方形人工条石,在条石上凿出各型美丽的花纹图案,再在条石上方凿开拇指宽的条缝,将木板镶嵌进去(作居室的“板壁”,即现在的墙壁)。二是将特别打磨镂刻后的正方体或者圆体大石作为“磉礅”,供外围房屋中柱和其他木柱头支撑房梁用途。人工石料作底基在渝东东南南土家族民居木质建筑中极其普遍,可见其美观和防潮的双重功用是深受土家族老百姓欢迎的。
 
    土石房屋分为泥料浇筑和砖砌两种。泥料浇筑先固定好房屋主体墙面木柱,再以双层竹木板为夹模具(中空结构,高约50米,宽约20米,将木柱护在中间),而后将泥土混淆铡碎过的稻草、石灰混合搅拌均匀,灌将下去,待其风干后取下夹模具,再渐次向上浇筑。土砖砌建则不同,首先是以自制木砖盒子为模具,用田泥制作出规模数量的原始泥砖,再请匠人吊线,并“三和泥”(泥土、石灰、细沙)进行墙砌(也有极少数人用自然山石混合“三和泥”进行墙砌的,即石屋)。渝东南土家族民居的土石建筑墙体通常比人要高,墙顶覆盖瓦片或者稻草,结构多为一楼一底(楼底多用木板铺就,放置闲杂家什或柴草,少于住人,楼顶即是房顶)。
 
    从外形结构上看,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极少有“四合院”,而多呈“撮箕口形”,即在正房两端均匀整齐地修造出两壁厢房,其厢房或者下厅(下殿)多为“吊脚楼式”建筑,楼下为牲畜栏圈、厕所或者说柴房,楼上供人住宿。正房前有平坦的土石坝子(家境状况好的,则将坝子用水泥并“三和泥”进行平整硬化),用于晾晒五谷杂粮、操办红白喜事和临时集会时的道场延席之用。房屋附近一般都有“自留地”,种植有土家人日常消费用的各种果蔬,环围着土地边缘则植以观赏用的美丽花草。
 
    无论是房屋大、小、宽、窄,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都约定俗成要有一根“中梁”(担梁,房屋正中必须有的一根大梁),以较正房屋重心和承担房屋重量。瓦片覆盖的房顶,多飞阁翘檐,气韵流丹,有五彩花纹装饰。富裕讲排场之家,住房外围还有一溜院墙环绕住所(作保护家园用),院墙有正门,俗称“朝门”。一般“朝门”与住房堂屋大门方向一致。为避免不吉利,还要在朝门或者堂屋大门的门柱上,精心刻制龙狮状的凶猛怪兽镇邪气保平安。
 
    土家族民居建筑中的木瓦结构住房,多数都有吊脚楼,即在楼下以数根木柱支撑上面木楼楼体的建筑(当地人称之“阳楼”或者“虚楼”)。《魏书.獠传》就有记载:“依树积木,以居其上,名曰栏杆”,“以大木一,埋地作独脚楼。高百尺,五色瓦覆之,烂若锦鳞,歌饮夜归,缘宿其上。”由于土家人长期生活于坡形山地地区,吊脚楼也主要是在山坡地面上存在,土家人就在坎下或坡下以木柱支撑,让厢房或者下厅与正房处于同一个水平面上,以利于上面住人,下面建猪牛羊圈或者堆放柴草杂物。吊脚楼建设多由宗族内能工巧匠设计完成,虽看似惊险摇动,实则稳如泰山,长年不衰。
 
   房屋的内部结构
 
    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内部,一般有堂屋、卧房、厢房、灶房(厨房)、柴房和猪牛栏圈。房屋正中一间唤作堂屋,堂屋不作住宿用,故一般不准住人客,只能作公共场所和会客用,或者作为对先祖和神灵的节庆祭奠用(多置有神龛位置和铜瓷质香炉)。堂屋门一般为“六合门”,除正中大门左右两扇之外,两旁还各有两扇小门,平时关闭着,凡红白喜事则全部打开,供人员进出。
 
    在堂屋左右两侧的房间,则是卧房,左侧为主卧房,右侧为次卧房或者客房。在主卧房里面,一般都会装上木质地楼板,距离地面约40 米左右,有台阶式木板梯或者石礅供人上下进出。清朝陆次云撰《峒溪纤志》云:“为屋宇必去地数尺,架以巨木,上履杉叶,有如羊栅,故名羊楼。”
 
    卧室紧靠的外面房间就是灶房了,灶房一般较大,置有“火铺”。灶房较小者,则“火铺”另置一房间。 “火铺”以四根0.5米左右矮实木柱为支撑,上面用厚木板拼装成2米见方的平台,台内有一凹框(火塘),约1米见方,凹框内填土灰隔热,土框中间烧柴火。“火铺”上吊生铁鼎罐,下置笨重的生铁三脚架用以支锅,鼎罐用来焖饭、炖肉,铁锅用来炒菜,火塘四围摆放着若干个用稻草辨子编盘而成的圆形草凳,用于接待人客,供人们围坐着烤火吃饭聊天儿。清朝顺治时方亨咸在其少数民族纪闻书中有记载,“无灶,生火于地,悬釜以炊,老少男妇尊卑列无序,环釜席地而坐。”到了晚上,则可在火炉上或者火炉边架起木板铺床而眠,早上撤去(“火铺”即因此而得名)。
 
    房屋的分布格局
 
    土家族民居建筑在分布上主要为聚居形式,同姓、同宗、同族的人往往居住在一起,以相互照应,相互帮助,取长补短,团结协作。这种群簇居住形式在历史上很有必要,土家人以此成功地抗御自然灾害、对付野兽袭击、抵制外来侵辱、发展农业生产,至今在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中仍然能清晰看到这种群居式格局,时常听到的“冉家院子”、“范家沟”、“石家屋基”、“郭家村”、“周家堡”就是这样的历史长河的回声。
 
     社会的发展中,渝东南土家人民居中的散杂居建筑也渐次多起来,主要是家族繁衍扩大(一个家庭有4个到6个子女是平常稀松的事),这样,原先祖祖辈辈生息生长的环境变小,原有生产资料很快达到饱和,人们衣食住行都成为一个又一个的现实问题。于是长大的子女纷纷离开上一辈,以立业、婚配、分家等形式搬出来,外迁到远近不等的新的陌生区域修房造屋,打点定居,由此而形成不同姓氏、不同宗族混合的散杂居新局面。现在尚存的名称,如“三和寨”(三姓人杂居)、“老屋”、“老院子”、“新房子”、“坎上”、“坎下”、“岩脚下”等就是缩影。
 
    此外,还有一些单家独户孤零零地坐落于荒沟野外,多属于外地长途而来的迁移定居者,或者远道而来的佃户所搭建。
 
    房屋的特色
 
    一是凡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,不论大小宽那窄,不分前后左右,房屋中柱高度都不离“八”,如一丈八,一丈二八,一丈五八等,地方俗话叫做“要想发,不离八,离了八,难得发”。
 
    二是房屋前后左右都有“阶沿”(即过道)和“阳沟”(即为疏导流下来的屋檐雨水而掏掏挖的较浅的排水沟。如果沟上覆盖石板等固体物,或者沟渠很深,则称之“阴沟”)。 “阶沿”宽度一般约为1米左右,普遍都比地面高,高差大约在0.1----1.0米之间不等。往往,同一条“阶沿”宽度较为平均,只有在堂屋前才会变得更宽敞,称“大阶沿”(因堂屋大门都会主动向后退缩1米以上,供人来客往和自家搬运物资时空间更大更方便)。
 
    三是堂屋正面基本上都有神祗和神灵祖宗牌位,供有“天地君亲师”的神龛、香炉和挂有贴联。
 
    四是房屋的雕饰,从防湿气侵蚀的石质柱基、门基、板壁基,到木质窗格栏杆,到房阁屋檐瓦当,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都十分看重雕饰。或画笔丹青,或工匠斧凿,或巧手编制,土著特色鲜明的山水纹、云絮纹、花草纹、鱼虾纹、鸟兽纹、禽畜纹、龙凤纹、瓜果纹等随处可见。
 
    五是灶房清一色都有“炕”(位于厨房灶台正上方,由一个1米见方的木架制成,上面用草绳或者竹篾缚着悬吊于横梁上),“炕”上可堆放东西,“炕”下可坠挂猪肉、野兽肉等,灶台里燃烧柴火冒出的浓烟窜上直接熏烤“炕”上、“炕”下的东西(烟熏腊肉、豆腐干和香肠等腊制品即由此而来)。此外,一般人户的“火铺”上方也有“炕”,性质功用大体一致。
 
    六是“火铺”和“烤火坑”,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中几乎家家都有。相比之下,“火铺”在土家人户更为普遍,“烤火坑”则较少(“烤火坑”即在地上挖出一个1米见方的正方形浅土坑,用以烤火取暖或做饭炒菜或接待外客,功用与“火铺”基本一致)。
 
    七是禽畜栏圈与住房紧紧相连。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中,禽畜栏圈大多就在住房和灶房旁边不远。土家人不避禽畜栏圈恶臭和蚊蝇,这与他们长期抗御地方匪盗、防止野兽伤害袭击禽畜和方便禽畜喂养有关。土家人对禽畜的感情往往很深,禽畜不仅是其家庭财富,更是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必不可少的生产资料(如牛、骡、马、鸡、鸭等),所以弥足珍贵。
 
    八是院坝。不论贫富贵贱,渝东南土家族民居建筑正房前面都必有一块专属自己的平坦坝子,既可休闲娱乐,也可晾晒物资,还可作为风水向阳。
 
    九是吊脚楼。建筑在平坝子上的土家民居不多,一旦地表地势走斜,吊脚楼就立即出现眼前。吊脚楼是特殊时代特定自然地理环境的特别产物,《旧唐书.南蛮传.南平獠》有客观记载:“山有毒草、沙虱、蝮蛇,人楼居,楼而上。”同时吊脚楼也是土家人向世界展示的一件建筑瑰宝,唐代诗人元稹《酬乐天得微之诗知通州事因成四首》也对此气象叹为观止:“平地才应一顷余,阁楼却大似巢居。”土家民居吊脚楼,以其独特的地缘民族历史文化特色,成为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民族建筑之林一道明丽绚烂的风景线。